[中医病证]耳鼻咽喉常见癌症

摘要 癌症是呈浸润性生长、对周围结构产生破坏且易转移、发展较快、对生命构成严重威胁的一类肿块。耳鼻咽喉口齿不同部位的癌症具有不同的临床特征,较常见的有鼻咽癌、...
癌症是呈浸润性生长、对周围结构产生破坏且易转移、发展较快、对生命构成严重威胁的一类肿块。耳鼻咽喉口齿不同部位的癌症具有不同的临床特征,较常见的有鼻咽癌、喉菌、喉核菌、鼻菌、舌菌等,一般以40岁以上的成年人发病率较高。西医学的耳鼻咽喉及口腔的恶性肿瘤可参考本节进行辨证治疗。
【诊断与鉴别】
不同部位的癌症具有不同的特点,宜分别进行诊断。
1.鼻咽癌 指发生于鼻咽部的癌肿。以我国广东、广西、湖南、福建等地发病率较高,男性发病率为女性的2~3倍。早期常有回吸涕中带血或擤出带血鼻涕,耳内堵塞感及听力下降,耳鸣;逐渐出现颈部恶核,质硬,固定不移,鼻塞;晚期可出现一侧持续性、部位固定的头痛,甚至剧烈头痛,或出现面部麻木、视物模糊、复视、眼睑下垂、进食反呛、声嘶、伸舌偏斜等症状。鼻咽镜检查可见鼻咽顶后壁或咽隐窝有结节状或菜花状隆起的肿物;CT或MRI可显示肿物大小及浸润范围;EB病毒血清学检查多有阳性发现;病理检查可明确诊断。
鼻咽癌与鼻咽血瘤皆有鼻咽肿物并伴有血涕、耳堵塞感、听力下降、鼻塞等表现,应加以鉴别:鼻咽血瘤可出现反复鼻出血,量较多,鼻咽肿物光滑、色红且边界清楚,多无颈部肿块;鼻咽癌则涕血量少,鼻咽肿物粗糙、边界不清,多伴有颈部固定不移且质硬的肿块。
2.喉菌 指发生于喉部的癌肿。以我国东北地区发病率较高,男性明显多于女性。主要症状为声音嘶哑,甚则失声,可伴有咳嗽、痰中带血、口气恶臭、咽喉疼痛或吞咽哽阻等症状,肿物增大时可出现吸气性呼吸困难、喉鸣等症状,颈部常有恶核。喉镜检查时在声带、会厌、喉室或披裂等处可见菜花样肿物,或见肿物溃烂,有污秽分泌物附着;CT或MRI可显示肿物的浸润范围;病理检查可明确诊断。
喉菌与喉癣、喉瘤同为喉部的病变,均以声音嘶哑为主要症状,应加以鉴别:喉癣可见喉部溃疡,表面覆以灰黄色假膜,喉部一般无肿物,常并发颈淋巴结核或肺痨,胸部X线、CT检查多有阳性发现;喉瘤在喉部可见肿物,边界清楚,生长较缓慢,颈部多无恶核;喉菌则喉部肿物边界不清,病情变化较快,颈部多有恶核;病理检查有助于三者的鉴别。
3.喉核菌 指发生于喉核的癌肿。主要症状为咽部异物感或疼痛,吞咽困难。检查可见一侧喉核明显增大,表面粗糙、溃烂或有污秽腐物,质地较硬,颈部多有恶核;病理检查可明确诊断。
喉核菌与咽瘤皆发生于咽部,并以咽异物感为主要症状,应加以鉴别:咽瘤多较小,可出现在悬雍垂、腭弓、软腭边缘及扁桃体表面等处,有蒂或广基,边界清楚,颈部无恶核;喉核菌发生在喉核,可侵及周围组织,表面多有溃烂,颈部多有恶核。
4.鼻菌 指发生于鼻部的癌肿,以鼻腔及鼻窦的癌肿为多见。主要症状为一侧鼻塞,鼻涕污秽且带脓血,呈进行性加重,或鼻衄、鼻内疼痛,头痛头胀,或出现流泪、复视、张口困难、眼球突出、牙龈肿痛、面部麻木等。检查鼻腔内可见菜花样的肿块,色红,触之易出血,或有溃烂及恶臭气味;鼻部X线、CT或MRI检查可明确肿块的大小和浸润范围;病理检查可明确诊断。
鼻菌与鼻息肉、鼻瘤、鼻异物等病有类似的临床表现,应加以鉴别:①鼻息肉、鼻瘤与鼻菌均可在鼻内见新生物,但鼻息肉表面光滑柔软,如荔枝肉样,多有蒂;鼻瘤一般较小,边界也清楚,有蒂或无蒂;鼻菌则表面粗糙,边界不清,多无蒂。②鼻异物与鼻菌均可出现一侧鼻塞及流涕臭秽,但前者以儿童为多见,检查时在鼻内可见到异物;后者以成人为多见,检查时在鼻内可见到边界不清的肿物。
5.舌菌 指发生于舌部的癌肿,也称舌岩,以其常有溃疡,亦称舌疳。主要表现为舌部溃疡长期不愈,以舌中1/3的边缘最常见,溃疡处焮肿,边缘不清,或溃疡处如菜花状,易出血,触之较硬,并伴有疼痛,流臭涎,舌体转动受限,影响进食与吞咽;颈部或颌下多有肿块,触之坚硬,活动受限或固定不移;病理检查可明确诊断。
舌菌与口疮均可出现舌部溃疡,但口疮一般溃疡面较小,边缘清楚,无硬结及颈部恶核,易反复发作;舌菌的溃疡面逐渐扩大,边缘不清,呈进行性加重,可伴有硬结及颈部恶核。
【病因病机】
癌症的发生,多因长期饮食不节、起居不慎、情志不遂等导致脏腑功能失调,逐渐出现痰浊结聚、气血凝结或火毒困结等病理改变,结成癌肿。癌肿形成日久则进一步消耗正气,造成正虚毒滞,病情迁延不愈。
1.痰浊结聚 饮食不节,损伤脾胃,运化失职,痰浊内生,阻滞气机,痰浊结聚清窍,日久发为癌肿。
2.气血凝结 情志不遂,肝失疏泄,气机阻滞,血行不畅,气血凝结于清窍,日久发为癌肿。
3.火毒困结 外感邪毒,久而不去,郁而化火,或气郁化火,或痰浊困阻日久化火,火毒困结于清窍,日久变生癌肿。
4.正虚毒滞 正气不足,祛邪无力,邪毒稽留,变生癌肿;日久则进一步耗损精血,以致正虚邪滞,病情迁延难愈。
【辨证及治疗】
1.分型论治
(1)痰浊结聚
主证:咽喉阻塞感,声音嘶哑,脓涕腥秽,面颊麻木胀痛,耳内胀闷,头痛头重,胸闷,咳嗽痰多,体倦身重,腹胀纳呆。局部肿块色淡红,有分泌物附着,颈项恶核累累。舌淡红,苔腻,脉滑。
证候分析:痰浊结聚,阻滞气机,形成肿块,位于咽喉则见咽喉阻塞感、声音嘶哑,位于鼻部则见脓涕腥秽、面颊麻木胀痛,位于耳部则见耳内胀闷,位于颈部则见颈项恶核累累;痰浊阻滞,气机升降失调,清窍被蒙,则头痛头重;痰浊阻肺,宣降失常,则胸闷、咳嗽痰多;痰湿困脾,运化失职,则体倦身重、腹胀纳呆;舌淡、苔腻、脉滑为内有痰湿之象。
治法:燥湿除痰,行气散结。
方药:二陈汤加味。二陈汤为燥湿化痰之主方,宜加枳实、木香、胆南星、山慈菇、浙贝母之类以助行气、散结;咳嗽痰多酌加杏仁、瓜蒌、前胡、浙贝母之类以助宣肺化痰;若兼倦怠乏力,大便溏薄,舌质偏淡,酌加党参、白术、陈皮之类以助健脾益气;若见舌质偏红,口渴便结,局部分泌物黄浊者,多属痰热蕴结,酌加黄芩、瓜蒌、天花粉之类以助清热化痰;颈部肿块巨大,重用山慈菇、猫爪草、夏枯草、浙贝母之类以除痰散结;若兼局部疼痛明显,舌质暗滞或有瘀点,多属痰瘀互结,酌加三棱、莪术、桃仁、红花、当归、川芎、丹参、三七之类以助活血化瘀。
(2)气血凝结
主证:患处疼痛或刺痛感,部位固定,日轻夜重,声音嘶哑,吞咽困难,伸舌不便,张口困难,面颊麻木疼痛显著,头痛剧烈,耳鸣耳聋,耳内胀闷闭塞,胸胁胀满。局部肿块凹凸不平,色暗红或有血丝缠绕,触之易出血,或有颈项恶核硬实。舌暗或瘀紫,脉弦细涩或弦缓。
证候分析:气血凝结,形成肿块,脉络痹阻,故患处疼痛,部位固定;血瘀病位在阴,故疼痛日轻夜重;瘀血结聚咽喉,则声音嘶哑、吞咽困难、伸舌不便,甚则张口困难;瘀聚鼻窍,则面颊麻木、疼痛显著;瘀结颃颡,清窍失利,则头痛剧烈,耳鸣耳聋,耳内胀闷闭塞;血瘀则气机不行,肝失疏泄,故胸胁胀满;局部肿块暗红、舌暗或瘀紫、脉弦细涩或弦缓俱为血瘀之象。
治法:行气活血,化瘀散结。
方药:桃红四物汤加减。可酌加水蛭、虻虫、王不留行、川牛膝之类以加强本方活血化瘀之力。若兼倦怠,舌质淡暗,酌加黄芪、党参、白术、山药之类以补益脾气;若声音嘶哑,病位在咽喉,酌加桔梗引药直达病所;病位在鼻,酌加白芷引经,苍耳子、露蜂房解毒止痛;头痛、耳聋、耳鸣、胀闷,酌加柴胡以为引经之用;局部肿块较大,或颈项恶核累累,触压硬实,多属痰瘀互结,酌加三棱、莪术、浙贝母、山慈菇之类以助化瘀除痰,软坚散结;容易出血者,酌加三七、藕节、白茅根之类以助化瘀止血。
(3)火毒困结
主证:患处红肿溃腐,剧痛,分泌物秽浊量多或夹血,气味恶臭,伴烦躁少寐,口干口苦,面红目赤,小便短赤,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脉数。
证候分析:火毒内盛,灼腐肌膜,故患处红肿溃腐,分泌物秽浊量多,气味恶臭;火毒灼伤脉络,故容易出血;火毒困结,气血壅滞不通,故局部疼痛;火毒攻心,则烦躁少寐;火热上炎,则口干口苦、面红目赤;火热灼津,则小便短赤、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脉数为火热内盛之象。
治法:清热泻火,解毒散结。
方药:黄连解毒汤加味。可酌加重楼、白花蛇舌草、土茯苓、蒲公英、山豆根之类以助清热解毒。心烦少寐失眠者,酌加生牡蛎重镇安神。若咽喉痰涎壅盛者,热在肺脾,酌加瓜蒌、射干、天竺黄之类清肺化痰。舌菌而见火毒困结者,可酌加山豆根、重楼、夏枯草、马鞭草之类泻火解毒。大便秘结者加大黄、玄明粉。火毒困结证易致分泌物夹血或鼻衄,酌加凉血止血之品,如白茅根、旱莲草、仙鹤草之类。
(4)正虚毒滞
主证:局部肿块隆起,色淡红,或血丝缠绕,或脓血涕附着,颈部或可扪及恶核。耳鸣耳聋,头痛眩晕,形体瘦弱,或有盗汗,五心烦热,腰膝酸软。舌红少苔,脉细。
证候分析:正虚邪毒稽留结块,故见局部肿块隆起,色淡红;气血不足,清窍失养,则耳鸣耳聋,头痛眩晕;气血亏虚,形体失养,则形体瘦弱;阴虚火旺,则盗汗,五心烦热;肾虚精亏,则腰膝酸软;舌红少苔、脉细为阴血亏虚之象。
治法:调和营血,扶正祛邪。
方药:和荣散坚丸。方中以人参、白术健脾益气,当归、熟地黄养血,茯神、远志、酸枣仁、柏子仁、龙齿、朱砂养心安神,香附、沉香行气,牡丹皮活血,橘红、贝母、天南星化痰,芦荟泄热导滞。全方共奏调和营血、祛邪散结之功。阴虚明显者,酌加女贞子、何首乌、山茱萸、知母、黄柏之类。(和荣散坚丸(《外科正宗》)当归 熟地黄 人参 白术 茯神 香附 橘红 远志 酸枣仁 柏子仁 贝母 天南星 牡丹皮 龙齿 芦荟 沉香 朱砂)
2.放疗、化疗配合中医辨证治疗
放射治疗或化学药物治疗,可以有效地杀灭或抑制癌细胞,但也容易导致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致脏腑亏虚,功能失调。配合中医治疗,可减轻放疗、化疗的副作用,缓解与改善全身症状,提高治疗效果。根据放疗、化疗后患者容易出现的情况,一般可分为肺胃阴虚、脾胃虚弱、肾精亏损等三种证型进行辨证施治。
(1)肺胃阴虚
主证:口干咽燥,或口唇燥裂,鼻干少津,或口烂疼痛,干呕或呃逆,干咳少痰,胃纳欠佳,大便秘结,小便短少。舌红而干,少苔或无苔,脉细数。
治法:养阴润肺,和胃生津。
方药:沙参麦冬汤加减。方中沙参、麦冬、玉竹、天花粉养阴生津;桑叶清肺;扁豆、甘草健脾和胃。若口烂疼痛较甚者,为心火上炎,可配合导赤散。
(2)脾胃虚弱
主证:头晕目眩,面色苍白或萎黄,咽干,纳呆,恶心呕吐,腹胀便溏,气短乏力,四肢麻木,心悸怔忡,失眠多梦,形体消瘦,甚则头发脱落,爪甲无华。舌质淡或淡暗,苔白,脉细弱。
治法:健脾和胃,养心安神。
方药:归脾汤加减。若恶心呕吐者,加法半夏、生姜以和胃降逆;纳呆者,可加砂仁、麦芽、神曲等以健胃消食;头发脱落、爪甲无华者,可加何首乌、菟丝子、补骨脂、黑芝麻等以补血填精。
(3)肾精亏损
主证:形体消瘦,眩晕耳鸣,听力下降,精神萎靡,口舌干燥,咽干欲饮,腰酸膝软,遗精滑泄,五心烦热或午后潮热。咽喉黏膜潮红干燥,鼻咽可有血痂或脓痂附着。舌红少苔或无苔,脉细弱或细数。
治法:补肾固本,滋阴降火。
方药:知柏地黄汤加减。若阴损及阳,出现形寒肢冷等肾阳虚或阴阳俱虚的表现者,可选加补骨脂、制附子、肉桂、骨碎补、淫羊藿等温补肾阳药。若阳虚水泛,头面浮肿者,可用真武汤。
3.外治法
(1)滴鼻法 鼻菌或鼻咽癌,涕多腥臭污秽者,可用清热解毒、芳香通窍的滴鼻剂滴鼻。若鼻咽癌放疗后,鼻咽黏膜萎缩,干燥痂多者,可用滋养润燥的滴鼻剂滴鼻。
(2)吹药法 对于喉核菌、鼻菌、舌菌,可用药物粉末吹患处,如硇砂散、麝香散等,有清热解毒、祛腐散结、生肌止痛的作用。
(3)含漱法 对于喉菌、喉核菌、舌菌,局部腐烂流臭涎者,宜用金银花、桔梗、甘草煎水漱口。
(4)外敷法 放射性皮炎,轻者皮肤粗糙、瘙痒,重者起颗粒,皮肤增厚水肿、发红、丘疹,甚则皮损难愈,可外敷黄连膏。皮损渗液者,可掺珍珠层粉以收敛生肌。
(5)止衄法 对于鼻菌或鼻咽癌而见鼻衄者,应按“鼻衄”一节的外治处理。
(6)手术治疗 对于鼻菌、喉菌、喉核菌、舌菌等,可根据肿物浸润范围不同,采用不同的方式进行手术治疗。
【预防与调护】
1.开展肿瘤普查,争取早期诊断,早期治疗。
2.癌肿晚期,可出现持续而剧烈疼痛,应及时给予镇痛处理。
3.复视者,应嘱病人勿擅自外出,以免发生意外,并用纱布覆盖患眼,以减轻复视症状。
4.对口臭、流涕污秽者,应加强口腔、鼻及鼻咽护理。可用药液含漱,清洁口腔,配合滴鼻、冲洗鼻腔、鼻咽等。
5.注意饮食有节,避免过食肥甘厚腻之品,节制烟酒,忌食发霉、有毒食品。
6.保持心情舒畅,消除恐惧心理,养成良好的起居习惯,增强机体自身康复能力。
7.改善环境卫生,加强个人防护,减少致癌物对人体的侵袭损害。
【预后及转归】
癌症的预后一般较差。鼻咽癌、喉菌、舌菌若能早期发现、早期积极治疗,可提高5年生存率。鼻菌、喉核菌大多预后较差。癌肿局部复发与转移是主要死亡原因。
【知识拓展】
中医古籍中的癌症 古医籍中明确记载“癌”的较少。宋代的《卫济宝书》卷上第一次出现“癌”字,将癌归属“痈疽五发”之一,并描述了“癌”的临床表现:“癌疾初发,却无头绪,只是肉热痛。过一七或二七,忽然紫赤微肿,渐不疼痛,迤逦软熟紫赤色,只是不破。”这里描述的癌类似于体表的恶性肿物,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明代的《仁斋直指附遗方论》卷二十二对体表癌肿的描述更为详细:“癌者,上高下深,岩穴之状,颗颗累垂,裂如瞽眼,其中带青,由是簇头各露一舌,毒根深藏,穿孔透里,男则多发于腹,女则多发于乳,或项或肩或臂,外证令人昏迷。”另外,古医籍中的“失荣”“上石疽”“恶核”“石痈”“石疽”等病证与癌的表现颇为类似,值得参考。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4-06-21 14: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