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病证]尿路感染(中西医结合内科学)

摘要 尿路感染(urinary tract infection,UTI),是指病原体在尿路中生长、繁殖而引起的尿路感染性疾病。细菌是尿路感染中最多见的病原微生物(多指大肠埃希菌),其他如病毒、...
尿路感染(urinary tract infection,UTI),是指病原体在尿路中生长、繁殖而引起的尿路感染性疾病。细菌是尿路感染中最多见的病原微生物(多指大肠埃希菌),其他如病毒、支原体、霉菌及寄生虫等也可以引起尿路感染。本节主要讨论由细菌(不包括结核)引起的尿路感染。根据感染部位可分为上尿路感染(肾盂肾炎)和下尿路感染(膀胱炎),上尿路感染又分为急性和慢性。上、下尿路感染易合并存在。根据患者有无基础疾病,可分为复杂性尿路感染和非复杂性(单纯性)尿路感染。复杂性尿路感染是指患者同时伴有尿路功能性或结构性异常或免疫功能低下,如伴有神经源性膀胱、膀胱输尿管反流、妊娠、结石、先天异常、尿路狭窄、肿瘤、外源梗阻、尿道侵入性检查及治疗、多囊肾、肾移植等;非复杂性尿路感染主要发生在无泌尿生殖系统异常的女性,多数为膀胱炎,偶尔可为急性肾盂肾炎。本病是仅次于呼吸道感染的第二大感染性疾病,婴儿和老年人因免疫功能低下易患此病;男婴先天性尿路异常发病率高于女婴,同时尿路感染发生率也高于女婴。成年人群中,女性发病明显高于男性,比例约为8∶1。60岁以上女性尿路感染多为无症状性细菌尿。
本病与中医学的“热淋”“劳淋”等症状相似,可归属于“淋证”“腰痛”“虚劳”等范畴。
【病因病理】
一、西医病因病理
(一)病因及发病机制
1.病因 任何致病菌侵入尿路都可引起尿路感染,革兰阴性杆菌为尿路感染的常见致病菌,其中以大肠埃希菌最为常见,占全部尿路感染的75%~90%,其次为克雷伯杆菌、变形杆菌、柠檬酸杆菌属等。大肠埃希菌多见于初次尿路感染、无症状性菌尿和非复杂性尿路感染。革兰阳性菌属中以葡萄球菌最为常见,亦可见粪链球菌和肠球菌。尿路感染可由一种或多种细菌引起,偶可由真菌、病毒引起。近年来,由于抗生素和免疫抑制剂的广泛应用,革兰阳性菌和真菌性尿路感染增多,耐药甚至耐多药现象呈增加趋势。
2.易感因素 ①尿路梗阻:各种原因引起的尿路梗阻,如肾及输尿管结石、尿道狭窄、习惯性憋尿、泌尿道肿瘤、前列腺肥大等均可引起尿液潴留,从而使细菌容易繁殖而发生感染。②尿路损伤:导尿或留置导尿管、尿路器械侵入性检查或治疗等造成机械性损伤,同时易将细菌带入尿路。③尿路畸形:肾发育不全、肾盂及输尿管畸形等,均易使局部组织对细菌抵抗力降低。④性别因素:女性尿道口与肛门接近,尿道直而宽,且长度较男性短,尿道括约肌作用较弱,故细菌易沿尿道口上行;且女性在月经期或发生妇科疾病(阴道炎、宫颈炎等)时,阴道、尿道黏膜改变而利于致病菌侵入,故女性易发本病。⑤机体抵抗力下降:全身性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慢性肾脏疾病、慢性腹泻、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长期卧床等,使机体抵抗力下降,尿路感染的发病率较高。⑥遗传因素:因遗传所致尿路黏膜局部抗感染能力缺陷(如尿路上皮细胞菌毛受体的数目多),易发生尿路感染。⑦性活动及避孕药:性活动可将尿道口周围的细菌挤压入膀胱引起尿路感染,避孕药的主要成分壬苯聚醇可破坏阴道正常微生物环境而增加细菌尿的发生率。
3.感染途径 ①上行感染:为尿路感染的主要途径。正常情况下,会阴部周围定居着少量肠道菌群,但不致病,因某些因素,如性活动、尿路梗阻、侵入性操作或治疗、生殖器感染等,导致病原菌上行,经尿道、膀胱、输尿管、肾盂而到达肾脏髓质,累及单侧或双侧而发病,约占尿路感染的95%,常见的病原菌为大肠埃希菌。②血行感染:体内局部感染灶的细菌入血,通过血液循环到达肾脏和尿路其他部位而引发感染,并不多见,不足2%,多发生于患有慢性疾病或接受免疫抑制剂治疗的患者,常见的病原菌为金黄色葡萄球菌、沙门菌属、假单胞菌属和白色念球菌属等。③淋巴道感染:腹部、盆腔有感染时,细菌从淋巴道感染泌尿系统,此种情况极为罕见。④直接感染:细菌从邻近器官的病灶直接侵入泌尿系统导致感染,此情况亦极少见。
4.机体抗病能力 并非细菌进入膀胱后都引起尿路感染,这是因为人体对细菌入侵尿路有一定的自卫能力。①当尿路通畅时,尿液可将绝大部分细菌冲走。②男性在排尿终末时排泄于后尿道的前列腺液对细菌有杀灭作用。③尿路黏膜可通过其分泌有机酸和IgG、IgA及吞噬细胞的作用,起到杀菌效果。④尿液pH值低,含有高浓度尿素及有机酸,都不利于细菌生长。⑤感染出现后,白细胞很快进入膀胱上皮细胞和尿液中,起到清除细菌的作用。⑥输尿管膀胱连接处的活瓣具有防止尿液、细菌进入输尿管的功能。⑦女性阴道的乳酸杆菌菌群对限制致病病原体的繁殖有重要作用。
5.细菌致病力 细菌进入膀胱后,是否发病,还与其致病力有关。细菌对尿路上皮细胞的吸附能力,决定了该菌引起尿路感染的致病力。如大肠杆菌,并不是所有的菌株都能引起症状性尿路感染,能引起症状性尿路感染的仅是其少数菌株,如O、K和H血清型菌株,它们具有特殊的致病力。
(二)病理
尿路感染的部位不同,病理解剖改变的差异很大。急性肾盂肾炎病变可为单侧或双侧,肾盂肾盏黏膜充血水肿,表面有脓性分泌物,黏膜下可散在细小的炎症病灶,严重者炎症可融合呈小脓疡。镜下可见病灶内肾小管上皮细胞肿胀、坏死、脱落,间质内有白细胞浸润和小脓肿形成;肾小球形态一般正常。慢性肾盂肾炎双侧肾脏病变常不一致,肾脏体积缩小,表面不光滑,有肾盂肾盏粘连、变形,肾乳头瘢痕形成,肾小管萎缩,肾间质淋巴-单核细胞浸润等慢性炎症表现。下尿路感染的病理变化主要表现为膀胱黏膜血管扩大、充血,上皮细胞肿胀,黏膜下组织充血、水肿及炎性细胞浸润,重者可有点状或片状出血,甚至黏膜溃疡。
二、中医病因病机
尿路感染主要与湿热毒邪蕴结膀胱及脏腑功能失调有关。外阴不洁,秽浊之邪入侵膀胱;饮食不节,损伤脾胃,蕴湿生热;情志不遂,气郁化火或气滞血瘀;年老体弱、禀赋不足、房事不节及久淋不愈引起脾肾亏虚等,均可导致本病的发生。
1.膀胱湿热 风寒湿邪外感,入里化热,下注膀胱;或过食肥甘辛辣厚味,脾胃健运失司,湿热内生,下注膀胱;或下阴不洁,秽浊之邪上犯膀胱;或病由他脏转入,如胃肠积热、肝胆郁热及心移热于小肠等,均可传入膀胱,湿热蕴结膀胱,邪气壅塞,气化失司,水道不利,故发为淋证。热伤血络则见尿血,发为血淋。
2.肝胆郁热 足厥阴肝经“环阴器,抵少腹”,若恼怒怫郁,肝失条达,三焦通调失常,气机郁结化火,疏泄不利,水道通调受阻,膀胱气化失司,或气郁化火,气火郁于下焦,均可引起小便滞涩,余沥不尽,发为淋证。
3.脾肾亏虚,湿热屡犯 禀赋不足,肾与膀胱先天畸形,或劳倦过度,房事不节,或久病体虚,年老体衰,或久淋不愈,耗伤正气,均可导致脾肾亏虚。脾肾亏虚,膀胱易感外邪,即可发本病,或遇劳即发,而成劳淋。
4.肾阴不足,湿热留恋 湿热久稽,肾阴受损,膀胱气化不利,而呈虚实夹杂之肾虚膀胱湿热之候。
总之,本病主要病机为湿热蕴结下焦,肾与膀胱气化不利。病位在肾与膀胱,与肝、脾密切相关。本病以肾虚为本,膀胱湿热为标。早期以实为主,表现为膀胱湿热或肝胆郁热,日久则虚实夹杂,湿热与脾肾亏虚并见,迁延日久可进展为癃闭、关格。
【临床表现】
一、膀胱炎
占尿路感染的60%以上。主要表现为尿频、尿急、尿痛(即膀胱刺激征)、排尿困难、下腹部疼痛等。尿液多混浊,并有异味,部分患者可出现血尿。一般无全身症状,少数患者可有腰痛、发热,体温多在38℃以下。多见于中青年妇女,常于性生活后发生,亦可见于妇科手术、月经后和老年妇女。致病菌多为大肠埃希菌,占75%以上。原发性膀胱炎罕见,多继发于尿道炎、阴道炎、子宫颈炎或前列腺炎。
二、肾盂肾炎
1.急性肾盂肾炎 本病可见于任何年龄,育龄期妇女最多见,起病急骤,主要有下列症状:①全身症状:高热、寒战、头痛、周身酸痛、恶心、呕吐,体温多在38℃以上,热型多呈弛张热,亦可呈间歇热或稽留热;②泌尿系统症状:尿频、尿急、尿痛、排尿困难、下腹疼痛、腰痛(多为腰酸痛或钝痛),少数还有剧烈的腹部阵发性绞痛,沿输尿管向膀胱方向放射;③体格检查:体检时在肋腰点(腰大肌外缘与第12肋交叉点)有压痛,肾区叩击痛。
2.慢性肾盂肾炎 临床表现较为复杂,泌尿系统及全身表现均不太典型,半数以上患者有急性肾盂肾炎病史,可间断出现尿频、排尿不适、腰酸痛等,部分患者有不同程度的低热以及肾小管功能受损表现(夜尿增多、低比重尿等)。病情持续可进展为慢性肾衰竭。感染严重时可呈急性肾盂肾炎表现。
三、无症状性菌尿
患者无尿路感染的症状,仅是微生物学诊断,尿常规检查可无明显异常或白细胞增加,但尿培养有细菌生长。
四、并发症
1.肾乳头坏死 本病为肾盂肾炎的严重并发症之一,多于严重的肾盂肾炎伴有糖尿病或尿路梗阻时发生,可并发革兰阴性杆菌败血症,或导致急性肾衰竭。其主要临床表现为寒战、高热、剧烈腰痛腹痛和血尿等,可有坏死组织脱落从尿中排出,如阻塞输尿管时可发生肾绞痛。行静脉肾盂造影时于肾乳头区见“环形征”。
2.肾周围脓肿 多因严重肾盂肾炎直接扩展而致,其致病菌多为革兰阴性杆菌,尤其是大肠埃希菌,患者多有糖尿病、尿路结石等易感因素。除原有肾盂肾炎症状加剧外,多有明显的单侧腰痛,向健侧弯腰时疼痛加重。严重的肾盂肾炎,于治疗后病情仍加重者,应考虑本病的可能,可应用超声显像、X线腹部平片、CT、MRI等检查以帮助诊断。
【实验室及其他检查】
1.尿常规检查 可有白细胞尿、血尿、蛋白尿。尿沉渣镜检白细胞>5/HP称为白细胞尿,对尿路感染诊断意义较大。部分尿路感染患者有镜下血尿,极少数患者出现肉眼血尿,尿蛋白多为阴性至微量。部分肾盂肾炎患者尿中可见白细胞管型。
2.尿白细胞排泄率 准确留取3小时尿液,立即进行尿白细胞计数,所得白细胞数按每小时折算,正常人白细胞计数<2×105/h,白细胞计数>3×105/h为阳性,介于(2~3)×105/h为可疑。
3.尿涂片细菌检查 未离心新鲜中段尿沉渣涂片,用高倍镜检查,若每个视野下可见1个或更多细菌,提示尿路感染。本法设备简单,操作方便,检出率达80%~90%,可初步确定是杆菌还是球菌,是革兰阴性细菌还是革兰阳性细菌,对及时选择有效抗生素有重要参考价值。
4.尿细菌培养 尿细菌培养对诊断尿路感染有重要意义,可采用清洁中段尿、导尿及膀胱穿刺尿做细菌培养,其中膀胱穿刺尿培养结果最可靠。中段尿细菌定量培养≥105/mL,称为真性菌尿,可确诊尿路感染;尿细菌定量培养104~105/mL,为可疑阳性,需复查;如<104/mL,可能为污染。
5.亚硝酸盐还原试验 此法对诊断尿路感染有很高的特异性,但敏感性较差。其原理为大肠埃希菌等革兰阴性细菌可使尿内硝酸盐还原为亚硝酸盐,但革兰阳性菌不含硝酸还原酶,所以为阴性,故该方法可用于尿路感染的筛选。
6.血常规检查 急性肾盂肾炎时血白细胞常升高,中性粒细胞增多,核左移。
7.肾功能检查 尿路感染,一般情况下肾功能是正常的。慢性肾盂肾炎肾功能受损时可出现肾小球滤过率(GFR)下降,血肌酐(Cr)升高等。
8.影像学检查 影像学检查如B超、X线腹平片、静脉肾盂造影(IVP)、排尿期膀胱输尿管反流造影、逆行性肾盂造影等,目的是了解尿路情况,及时发现有无尿路结石、梗阻、反流、畸形等导致尿路感染反复发作的因素。尿路感染急性期不宜做静脉肾盂造影,可做B超检查;对于反复发作的尿路感染或急性尿路感染治疗7~10天无效的女性应行IVP;男性患者无论首发还是复发,在排除前列腺炎和前列腺肥大之后均应行尿路影像学检查以排除尿路解剖和功能上的异常。
9.其他检查 急性肾盂肾炎可出现尿N-乙酰-β-D-氨基葡萄糖苷酶(NAG)升高。慢性肾盂肾炎可有肾小管功能异常,表现尿比重下降。
【诊断与鉴别诊断】
一、诊断
1.尿路感染诊断标准
(1)正规清洁中段尿(要求尿停留在膀胱中4~6小时以上)细菌定量培养,菌落≥105/mL。
(2)清洁离心中段尿沉渣白细胞数≥10个/高倍视野,或有尿路感染症状者。
具备上述(1)、(2)即可确诊。如无(2)则应再做尿菌落计数复查,如仍≥105/mL,且两次的细菌相同者,可以确诊。
(3)做膀胱穿刺尿培养,如细菌阳性(不论细菌数多少)也可确诊。
(4)做尿细菌培养计数有困难者,可用治疗前清晨清洁中段尿(尿停留于膀胱4~6小时以上)离心尿沉渣革兰染色找细菌,如细菌>1个/油镜视野,结合临床尿路感染症状,亦可确诊。
(5)尿细菌数在104~105/mL之间者,应复查,如仍为104~105/mL,需要结合临床表现来诊断或做膀胱穿刺尿培养来确诊。
(6)若有明显的泌尿系感染的临床表现,尿常规有白细胞,多次清洁中段尿培养阴性者,怀疑L型菌株,可用血培养管做清洁中段尿培养。
2.尿路感染的定位诊断
(1)根据临床表现定位 上尿路感染(急性肾盂肾炎)常有发热、寒战,甚至出现毒血症症状,伴明显腰痛、输尿管点和(或)肋脊点压痛、肾区叩击痛等;下尿路感染(膀胱炎)则常以膀胱刺激征为突出表现,一般少有发热、腰痛等。
(2)根据实验室检查定位 出现下列情况提示上尿路感染:①膀胱冲洗后尿培养阳性;②尿沉渣镜检有白细胞管型,并排除间质性肾炎、狼疮性肾炎等疾病;③肾小管功能不全的表现;④复杂性尿路感染;⑤无症状性细菌尿。
(3)慢性肾盂肾炎的诊断 反复发作的尿频、尿急、尿痛1年以上,多次尿细菌培养为阳性,影像学检查见肾外形不规则或肾盂肾盏变形,并有持续性肾小管功能损害。
3.尿路感染复发的诊断 应具备下列两条:
(1)经治疗症状消失,尿菌阴转后在6周内症状再现。
(2)尿细菌数≥105/mL,而菌种与上次相同(菌种相同而且为同一血清型,或者药敏谱相同者)。
4.重新发生的尿路感染(再感染) 应具备下述两条:
(1)经治疗后症状消失,尿菌阴转后,症状再次出现(多在停药6周后)。
(2)尿菌落数≥105/mL,但菌种(株)与上次不同。
二、鉴别诊断
1.急性发热性疾病 伤寒、流感等均有寒战、高热等,容易与急性肾盂肾炎混淆。通过肋腰点压痛和肾区叩击痛的体征以及尿常规和尿细菌学检查,多可鉴别。
2.肾结核 少数尿路感染以血尿为主,容易误诊为肾结核,同时在肾结核基础上也可发生尿路感染。鉴别要点在于尿细菌学检查。若尿路感染经积极合理的抗菌治疗后,其症状及尿变化不能消除者,应考虑为结核。肾结核多并发生殖道结核或有其他器官结核病史,血尿多与尿路刺激征同时发生,而膀胱炎时,血尿为终末血尿且抗生素治疗有效。尿结核菌阳性或结核菌素试验和静脉肾盂造影等有助于诊断。
3.肾小球肾炎 有时肾盂肾炎病例缺乏急性期感染史,尿蛋白排出量较多,甚至可有浮肿或肾病综合征的表现,此时要与肾小球肾炎相鉴别。一般而言,肾盂肾炎尿蛋白量<2g/d,若尿蛋白量>3g/d多为肾小球病变。此外,仔细询问病史,若病人有尿路刺激症状及间歇出现脓尿或菌尿史,小管功能受损先于小球功能受损等,也有助于肾盂肾炎的诊断。影像学检查可表现为双肾不对称性缩小,肾活体组织检查有助于确诊。
4.尿道综合征 尿道综合征患者有明显的排尿困难、尿频,但无发热等全身症状,血常规检查白细胞不增高,亦无真性细菌尿。本病可分为感染性尿道综合征和非感染性尿道综合征,其中感染性尿道综合征约占3/4,是一种性病,患者多有不洁性交史,有白细胞尿;非感染性尿道综合征约占1/4,无白细胞尿,病原体检查亦阴性,病因未明,可能与精神焦虑有关。
【治疗】
一、治疗思路
尿路感染是一种常见病和多发病,西医治疗以抗菌消炎为主,同时注意给予足够的水分。中医认为尿路感染多属下焦湿热,实证居多,治宜清热解毒、利湿通淋,病情日久或年老体弱,正气不足者还应兼以扶正祛邪。中西医综合治疗尿路感染有退热迅速、膀胱刺激症状消失早、尿常规阴转快的优点,比单用西药见效快,是比较理想的治疗方法。
二、西医治疗
1.一般治疗 患病后,宜休息3~5天,待症状消失后可恢复工作。宜流质饮食或半流质饮食,鼓励病人多饮水、勤排尿。
2.碱化尿液 可减轻膀胱刺激征,同时增强某些抗生素的疗效。可予以碳酸氢钠口服,每次1g,每日3次。
3.抗菌治疗 用药原则:根据尿路感染的位置,是否存在复杂尿感的因素,选择抗菌药物的种类、剂量及疗程。①选用致病菌敏感的抗菌药物。无病原学结果前,一般首选对革兰阴性杆菌有效的抗菌药物,尤其是首发尿路感染。治疗3天症状无改善,应按药敏结果调整用药。②所选抗菌药物在尿和肾内的浓度要高。③选择肾毒性小、副作用少的抗菌药物。④单一药物治疗失败、严重感染、混合感染、耐药菌株出现时应联合用药。⑤对不同类型的尿路感染给予不同治疗时间。
(1)急性膀胱炎 ①对女性非复杂性膀胱炎,复方磺胺甲噁唑(2片,每日2次,疗程3天)、呋喃妥因(50mg,每8小时1次,疗程5~7天)、磷霉素(3g单剂)被推荐为一线用药。这些药物效果好,对正常菌群的影响相对小。由于细菌耐药的情况不断出现,且各地区可能有差别,应根据当地细菌的耐药情况选择用药。其他药物,如阿莫西林、头孢菌素类、喹诺酮类也可以选用,疗程一般3~7天。不推荐喹诺酮类中的莫西沙星,因为该药不能在尿中达到有效浓度。停服抗菌药物7天后,需进行尿细菌定量培养。如结果阴性表示急性细菌性膀胱炎已治愈;如仍有真性细菌尿,应继续给予2周抗菌药物治疗。
(2)肾盂肾炎 ①病情较轻者:可在门诊以口服药物治疗,疗程10~14天。常用药物有喹诺酮类(如氧氟沙星0.2g,每日2次;环丙沙星0.25g,每日2次)、半合成青霉素类(如阿莫西林0.5g,每日3次)、头孢菌素类(如头孢呋辛0.25g,每日2次)等。治疗14天后,通常90%可治愈。如尿菌仍阳性,应参考药敏试验选用有效抗生素继续治疗4~6周。②严重感染全身中毒症状明显者:需住院治疗,应静脉给药。常用药物,如氨苄西林1~2g,每4小时1次;头孢噻肟钠2g,每8小时1次;头孢曲松钠1~2g,每12小时1次;左氧氟沙星0.2g,每12小时1次等,必要时联合用药。氨基糖苷类抗生素肾毒性大,应慎用。经过上述治疗若好转,可于热退后继续用药3天再改为口服抗生素,完成2周疗程。治疗72小时无好转,应按药敏试验结果更换抗生素,疗程不少于2周。经此治疗仍有持续发热者,应注意肾盂肾炎并发症,如肾盂积脓、肾周脓肿、感染性中毒等。慢性肾盂肾炎治疗的关键是积极寻找并消除易感因素,急性发作时治疗同急性肾盂肾炎。
(3)反复发作尿路感染 包括复发和重新感染(再感染)。①重新感染(再感染):治疗方法与首次发作相同。对半年内发生2次以上者,可用长程低剂量抑菌治疗,即每晚临睡前排尿后服用小剂量抗生素1次,如复方磺胺甲噁唑1~2片,或呋喃妥因50~100mg,或氧氟沙星200mg,每7~10天更换药物一次,连用半年。②复发:复发且为肾盂肾炎者,特别是复杂性肾盂肾炎,在去除诱发因素(如结石、梗阻、尿路异常等)的基础上,应按药敏试验结果选择强有力的杀菌性抗生素,疗程不少于6周。反复发作者,给予长程低剂量抑菌疗法。
(4)无症状性菌尿 是否治疗目前有争议,一般认为有下述情况者应予治疗:①妊娠期无症状性菌尿;②学龄前儿童;③曾出现有症状感染者;④肾移植、尿路梗阻及其他尿路有复杂情况者。根据药敏试验结果选择有效抗生素,主张短疗程用药,如治疗后复发,可选长程低剂量抑菌疗法。
三、中医治疗
(一)辨证论治
1.膀胱湿热证
临床表现:小便频数,灼热刺痛,色黄赤,小腹拘急胀痛,或腰痛拒按,或见恶寒发热,或见口苦,大便秘结,舌质红,苔薄黄腻,脉滑数。
治法:清热利湿通淋。
代表方剂:八正散加减。
2.肝胆郁热证
临床表现:小便不畅,少腹胀满疼痛,小便灼热刺痛,有时可见血尿,烦躁易怒,口苦口黏,或寒热往来,胸胁苦满,舌质暗红,脉弦或弦细。
治法:清肝泄火,利水通淋。
代表方剂:龙胆泻肝汤加减。
3.脾肾亏虚,湿热屡犯证
临床表现:小便淋沥不已,时作时止,每于劳累后发作或加重,尿热,或有尿痛,面色无华,神疲乏力,少气懒言,腰膝酸软,食欲不振,口干不欲饮水,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
治法:健脾补肾。
代表方剂:无比山药丸加减。脾虚气陷,肛门下坠,尿频涩滞,余沥难尽,不耐劳累,少气懒言者,可用补中益气汤;若腰膝酸软,畏寒肢冷者,用金匮肾气丸合二妙散。
4.肾阴不足,湿热留恋证
临床表现:小便频数,滞涩疼痛,尿黄赤混浊,腰膝酸软,手足心热,头晕耳鸣,四肢乏力,口干口渴,舌红少苔,脉细数。
治法:滋阴益肾,清热通淋。
代表方剂:知柏地黄丸加减。若小便灼热刺痛,可加萹蓄、瞿麦、滑石;若见骨蒸潮热者,可加青蒿、鳖甲;气阴两虚,气短乏力者,加人参、白术。
(二)常用中药制剂
1.三金片 功效:清热解毒,利湿通淋,益肾。适用于尿路感染属肾虚湿热下注证者。用法:口服,每次5片,每日3~4次。
2.缩泉丸 功效:补肾固摄,理气缩泉。适用于因肾气不固引起的尿频、尿急等慢性泌尿系感染疾患。用法:口服,每次10g,每日3次。
【预后】
急性非复杂性尿路感染经治疗后,绝大多数可治愈;急性复杂性尿路感染治愈率低,除非纠正了易感因素,否则很难治愈,多数患者治疗后仍持续有细菌尿或多次复发。
【预防与调护】
应注意休息,多饮水,多排尿,保证每日尿量在1500mL以上;饮食宜清淡,忌辛辣刺激饮食;女性患者应注意预防,保持会阴清洁,大便后手纸由前向后擦,避免污染,洗澡应以淋浴为主;性生活后注意排尿等等。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4-07-08 09:13:28)